《紅色夜曲》

 

 2011年初夏,克拉拉走在德國納卡河北岸的哲學家大道。
黑格爾曾經在此漫步,克拉拉把自己幻想成黑格爾,回憶有如潮水滿溢了克拉拉的思維。

 

 *** *** ***

 

2002年,我進入海德堡音樂學院。
被中古世紀遺留的古城,依稀溴得出哥德式的神祕,城堡裡彷彿還住著準備鍊製魔幻藥水的女巫。

日光微弱時,韋伯的《魔彈射手》精準地自天空射了一道弧線……

 

 

 

NO.1 魔幻藥水

 

琴室外的天空是一整片深沉的藍。
日光從落地窗跋扈地照射進來,我挪了挪位置,並眨了眨被日光照迷矇的雙眼。

 

 

練習巴哈的《布蘭登堡協奏曲》已經數十回了,手中的琴絃仍沒精準地抓住我想像中的精髓。
多麼華麗磅礡的曲調啊!

音符有如投擲在湖水的石子所泛出的一圈圈漣漪。

 

 

琴室的門突然被人自認為悄無聲息地推開了。
右後方黑色鋼琴的琴蓋被輕輕地掀開,接著流洩出滑溜溜的琴音,滑動在我低沉的大提琴樂音之上。

 

 

樂音的追逐抨擊著我的心跳,直到曲子終了。

 

 

平緩我的心跳後,我轉頭向右後方,他已離開了琴室,彷彿不曾出現過。

 

 

我的Schumann……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瑪德蓮 的頭像
瑪德蓮

瑪德蓮的隨想

瑪德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