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  寂寞,在左邊


Vol.1  凍結的心與一級謀殺

在這快被熱浪淹沒的七月天裡,有一股西伯利亞寒流蠻橫地滯流在我的心,「蹭」一聲,凍結。

失戀這回事,憤怒比傷心的成份多。萬萬沒想到,會有人在上班時傳「我們分手吧」的訊息給老娘。
上班時間如何面對這種訊息?
一、禪定,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似的,繼續跟同事談天說地,繼續埋頭工作。
二、掩面哭泣逃離公司,事後被主管抓去會議室質詢。
三、用力敲鍵盤,把回話一字一句用力敲打出來。
三年,黃致勳整整浪費了老娘三年,連分手的原因都說不清。
女人用青春包容你,你卻不能包容老娘經過了三年的氧化,而去奔向青春少女。
男人啊!

『Baby I love u I love u I love u
I have found the only one only one
That is meant for me
You’re always on my mind
I’ll go through whatever
Me and u will ride into eternity
Baby we could go places
Maybe a trip around the world~~~~』

『吼~是誰切我的歌啦!』
馬尼把麥克風放在桌上,我一把搶過來。
『老娘今天失戀,你唱這什麼東西,故意刺激我嗎?』

『冷風過境 回憶凍結成冰
我的付出全都要不到回音
悔恨就像是綿延不斷的丘陵
痛苦全方位的降臨
悲傷入侵 誓言下落不明
我找不到那些愛過的曾經
你像在寂寞上空盤旋的禿鷹
將我想你 啃食乾淨
月色搖晃樹影 穿梭在熱帶雨林
你離去的原因 從來不說明
你的謊像陷阱我最後才清醒
幸福只是水中的倒影 OH』

不行了,我唱不下去了。我的鼻子緊縮,眼睛扭曲,我是想忍住的,但嘴巴還是像抽搐一樣,麥克風把我的伊伊呀呀放大無數倍的分貝。
『Ice,秀秀啦!不哭不哭。』茵茵放下手上的薯條,輕輕拿走我手上的麥克風。
『酒,酒,拿酒給我!』我斜眼瞟向呆立一旁的馬尼,馬尼立刻唯唯諾諾地拿了一罐畢魯給我。
賤男,每喝一口,我在就心裡砍他一刀。

今晚是我的告別失戀迎接重生趴。
茵茵和馬尼是我高中時代的死黨。
茵茵是最懂我的朋友,每次失戀總會無怨無艾的陪著我罵那些賤男,但她即將背叛我而去。是的,背叛,她下個月就要和她愛情路上長跑八年的國家高級公務員男友攜手共渡餘生(誤!人生)了。
情字這條路,有人順遂,有人卻是坑坑巴巴,一路踫撞。正所謂托爾斯泰說的:幸福都是一個樣兒,但不幸卻是個千面女郎,都有它自己的故事。
耳邊響起帕海貝爾的卡農音樂。茵茵的手機響了。
『BABY,你下班囉,我還在陪Ice唱歌嘛!』茵茵甜膩膩的聲音此刻讓我又在心裡往賤男的胸口劃了一刀。
正當我砍個痛快時,茵茵掛斷了電話。
『Ice,Daniel等下要來接我喔。』茵茵怯怯地看著我。
等妳喔,人家都叫等妳喔了,我怎麼還敢留妳。

茵茵走後,場子頓時冷了下來。
喔,我忘了介紹馬尼。
馬尼,故名思義,money。不得不說馬爸馬媽很會取名字,馬尼出生後,馬家原本岌岌可危的電子代工廠,立馬又財源滾滾了。
『Ice,我分析了妳戀愛總是失敗的原因。』馬尼雙眼賊兮兮地看著我說道。
『說!』
『妳沒有看男人的眼光,張賤男、陳賤男、黃賤男的共通點是什麼?』
『是什麼?』
『是男人就不會只是在msn提分手。』
是的,這些男人不論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都說不清分手的理由,所以這些男人不是男人,上一刻還說寶貝我有多愛妳多愛妳,恨不得馬上把妳娶回家,卻在回家上msn後,說:我們分手吧,妳值得更好的人愛妳!
『責任感,這些男人有身為獵人的責任感,一旦妳妨害了他們,妳不新鮮了,就威脅到他們身為獵人的責任,只想儘快將妳一刀斃命。』
是要說至少我沒有成為被凌遲的小白兔,反而要感謝他們的一刀斃命嗎?
我把張賤男和陳賤男從土裡挖了出來,在他們的屍身上捅個幾刀。
.突然,馬尼拿起我放在桌上的手機。
『你幹嘛?』
『刪!』馬尼擠眉弄眼,手指在我的手機螢幕上自在滑行。『把賤男的照片電話簡訊都刪掉。』
『誰要你多管閒事!』我一個箭步跨前奪回我的手機。
遲了,黃賤男第一次傳給我的簡訊刪了,猶記得內容是……竟然想不起來;照片呢,我跟黃賤男第一次約會去淡水的合照呢,不見了!那可是亮燦燦的紅色夕陽打光在我們臉上的幸福合照,馬尼竟然把它刪了。
也許明天早上,黃賤男會說:寶貝,我昨天被主管罵了,所以心情不好,說錯話了,妳可以原諒我嗎?
我含恨看著馬尼。
『徐愛思,廚餘只能餵豬,不能回收!』
馬尼鏗鏘有力

在捷運上,我拿手機出來翻看。別說新的訊息了,連通未接來電都沒有。
黃賤男,你就這麼逍遙自在,連通慰問的電話也沒有,沒種的在msn提分手,難道不怕下線後我會想不開嗎?不用確定一下我還在這世上嗎?
我果真沒有看男人的眼光。
手機裡沒了賤男的訊息,沒了照片,沒了電話號碼,這時我真正體認到,曾經熟悉的一切都已離我遠去了。
從此我們是二條平行線,甚至往後的人生,連擦肩而過的機會都沒有。
頓時感到空虛,感到寂寞,感到不甘心。
號碼刪是刪了,但這號碼早已存在我的人腦記憶體中。
我按了十個數字鍵,電話接通了,一響,二響,三響,……
天啊,我在做什麼,趕緊切斷,我的自尊心警醒我,妳的心已被蹂躝了一次,還要再一次嗎?
心臟砰砰跳,感覺汗都要冒出來了。
過了一分鐘,三分鐘,平常黃賤男沒接到電話都會趕緊回的。
空虛、寂寞,此刻無情包圍著我。
旁邊的女大生mp3流洩出樂聲,我有聽過,是梁靜茹的〈可惜不是妳〉。
我在心裡默默跟著合唱。
『彷彿還是昨天 可是昨天 已非常遙遠
但閉上我雙眼 我還看得見
可惜不是你 陪我到最後 曾一起走卻走失那路口
感謝那是你 牽過我的手 還能感受那溫柔
那一段 我們曾心貼著心 我想我更有權利關心你
可能你 已走進別人風景 多希望 也有 星光的投影』

突然我的臉又扭曲了,就在捷運上。
我拉著拉環,彷彿被水鬼拉著一樣,身子往下蹲,嘴巴一開一合,沒發出任何聲音,也流不出眼淚。

 

 

創作者介紹

瑪德蓮的隨想

瑪德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王子
  • 當"現在"沒能轉變成"未來",那就只能沉入深遠的"過去",變成回憶,不管痛苦還是留戀,回憶只能是最美好的無用之物,心靈深處的鑽石與鐵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